21世纪资本论阅读笔记

Subscribe Send me a message home page tags


据说经济学有个问题。经济学的理论似乎一直专注于如何将一块饼做大,却并没有提供如何分饼的方法。换句话说,经济学的理论为的是能够让社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而并没有关心分配的问题。过去三十年,我们能明显的感觉到生活中翻天覆地的变化,总得来说,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生活质量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然而近年来民粹主义有所抬头,从人们的诉求中我们看到似乎大家对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十分的满意。作者认为纵观历史,财富的分配更多的是一个政治问题而非单纯的经济问题。并且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有些力量会使得社会趋向于平等而有些力量则会使社会趋于贫富分配不均。然而不幸的是,总得来看那些导致社会更加不平等的力量往往占了上风。

经济增长与人口增长

人口的增长对消除不平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每一代人或多或少需要为自己创造财富,这样使得由从过去继承来的财富在社会中所占的比重便有所减少。一个社会中人口平均寿命的增长也会起到同样的效果。随着寿命的增长,人们在其一生当中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积累更多的财富。由此产生出一种关于年龄的对财富不平等的解读。这种解读主要是说年长的人由于积累更长时间的财富,所以他们相对于年轻而言更加的富有。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它没有明确得说明两个问题:
当我们说创造并积累财富的时候,往往指的是通过劳动所得的财富。而在一个人一生漫长的积累过程中,财富的增长往往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劳动所得,第二个是资本所得。实际上,在那些相对富裕的人群中,他们从资本回报中而获得的财富往往占有更大比重。
这种说法承认了年龄与所拥有财富之间的关系。但是它并没有解释或者说没有办法解释同一年龄段之间的人的财富分配状况。

同样经济的增长对消除不平等也会起到正面作用,至少理论上是这样。经济的增长实际上就是被创造出来的新的财富。新创造出的财富越多,通过继承得来的财富所占比重就会越少。我们将再一次看到人口数量的变化的重要影响。因为当我们提到经济增长的时候,它其实包含两部分:一个是有经济因素及技术因素导致的增长,另一个便是人口的增长。而往往人们忽略了人口增长在经济增长中起到的作用。所以当前很多国家面临的老龄化问题、人口负增长问题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都是一片未知领域。

知识与技术的影响

知识的传播和技术的推广可以提高社会的生产力。为了尽可能的促使这些因素发挥作用,社会需要有优质的教育和高效的动员机制。

作者提到,在亚洲国家的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过,虽然外国资本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更主要的是,人们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和培训,人口素质普遍提高。如果我们认为劳动力是也是一种“人力资本”的话,那么亚洲国家的发展主要是通过自己投资自己实现的。

知识的增长,人们能力的提高可以起到减少贫富差距的作用。由于知识及能力确实是十分重要的因素并且可以产生显著的影响,并且在某些领域确实出现了人才供不应求的局面,人们因此提出了“人力资本” 的概念。诚然,技能、经验和天赋确实在现代社会生产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作者指出我们很难将“人力资本”的概念具体化。换句话说, 我们没有办法给某一种技能、经验或天赋定一个价格。所以“人力资本”更多是一个主观的概念。另一方面,“人力资本”的重要性能否超过传统资本也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比方说,近来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人工智能等技术,虽然掌握相关技术的人才是各个公司争夺的目标,但是正真能在这个领域里竞争和有所作为的大多是财力雄厚的大型跨国公司。因为一个人工智能项目不仅仅需要懂模型有实战经验的人才,它也需要大量的数据和强大的算力支持,而这些都需要有一定规模的资本。无论什么新技术,它总会需要一些设备以及操作这些设备的人员。这些设备、摆放这些设备的厂房,以及操作人员工作的办公室和他们的住所,所有的这些都要求资本的投入,虽然他们未必都和这项新技术直接相关。这也是为什么在人们讨论非传统资本的作用时,往往会高估它们的影响。

资本收益和财产继承

作者指出资本的收益和由继承得来的财产仍然是导致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重要力量。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当我们谈及收入的时候,它实际上包含了两种不同的收入:(1)劳动所得。这部分主要是由工资构成;(2)资本产生的收益。这部分主要是通过投资或收租获得的收益。

通货膨胀

作者对通货膨胀略作讨论。根据作者收集到的数据,通货膨胀似乎是二十世纪的产物。它产生于一战之后。各个主要参战国发放了很多债务用来维持战争所需的消耗, 而通货膨胀则成为政府摆脱这些债务的手段。就其本质,通货膨胀是一种债务的转嫁。作者举了英国的例子:英国是通过债务来维持战争的。英国政府没有通过直接大量印钱来筹款。这样的结果便是英国拥有庞大的公共债务。在1950年左右,其债务规模相当于两年的国内生产总值。直到1970年,才通过通货膨胀的方式将债务降至大约为半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水平。由于公共债务并不是真正的财富,它不过是财富的一种再分配。财富由赋税的人群流向借钱给个政府的人。

到了二十世纪,有这样一种想法即公共债务不仅可以对开支提供一定的支持,配合通货膨胀,它也可以实现社会对财富的重新分配。 然而通货膨胀带有副作用,并且其使用往往会起到相反的的作用。

总结

我们将回到历史上的“常态”,也就是逐渐降低的经济增长。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步入一个未知的领域:人口增长的停滞甚至是减少。这两个因素对社会财富的分配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 END -----

Welcome to join reddit self-learning community.
Send me a message Subscribe to blog updates

Want some fun stuff?

/static/shopping_demo.png